冬天的今晚,不太冷

不知道是穿了棉衣的原因,还是冬日的今晚本来就不太冷,又或者是今晚本身就是太多人的狂欢夜,反正走在路上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冷风。

我,曾不止一次的和朋友、亲人讨论过这样一个话题:历史永远是胜利者在书写,痛苦永远是领奖者在哭诉,而失败者并没有任何发言权,现实果真现实的让人感到恐惧,宗教讨论的鬼魂似乎并不存在,人世间的优胜劣汰、勾心斗角才是最可怕的。

这个世界并不缺少美,每个人也都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但,你看得见的、感受的到的平静水面之下有多少暗流涌动,谁能说的清楚,或许,只有体验过流沙、暗河的人才能诉的清楚其中的泥泞!

曾经不止一次的暗下决心要为播撒过青春的这片热土挥洒血泪,但不经意之间总会发现背后猛的一紧,一回头,同门抛出的钩刺正流着血滴,背后,是无尽的深渊和回响的阵阵狞笑声……

当你举着胜利者的桂冠时,你可以向世人宣告当年曾安许了多少希望和途中撒下过多少汗水,也可以在庆功宴上拍着胸脯叫嚣和张狂,更可以借着酒劲把心底的懦弱和邪恶统统发泄出来,摸一摸、揉一揉、顶一顶,反正是醉了,终归会有人因为你的职位而原谅你,反正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少了嗲着嗓子贴着你的妖人,一切不过都是顺水推舟罢了!

从来不止一次的见过你借着酒精装醉的嘴角,毕竟一起生活过的三千天,也还是能透过臭肉看得见森森白骨的……

Top